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 
   
重要通告  
相互成就 从未远离——二中首届...
【60周年二中校史文物征集】校友孙庆锦...
【60周年校庆】北京大学贺信
诗中应有情 人生当有梦
欢聚一堂谋校庆 一杯清茶说情怀
青春当有梦 热血写春秋——马鞍山二中...
【60周年校庆】清华大学贺信
马鞍山二中60周年校庆文化活动“雏鹰文...
快速链接  
校友信箱给我留言
管理登陆联系我们
当前位置 首页 > 校友故事
母 校
编辑日期:2017-4-27  来源:校友联谊中心  作者:于振鹿    阅读次数: 次  [ 关 闭 ]

母 校

作者:郑纷内,马鞍山二中1966届初中毕业生

 

按汉民族的“天干地支”之历法计算,六十年为一个花甲。

迈入花甲,便是老年了,古人都称老年人是“夕阳”,“夕阳无限好,只是近黄昏”,李商隐在《乐游原》一诗中的这一句,流传千古。早年我读过叶剑英的诗,他就引用了这句诗,几乎原封不动地搬到自己的《八十书怀》中。有人说李商隐的诗句悲观,有言难诉。也有人说叶帅虽热爱生活,此时用这诗句是不是有点“苦志”?鄙人以为都有道理,作者是什么心情就抒发什么心情,无可非议。

这阵子母校正在大张旗鼓地筹备60年校庆。

母校的花甲之庆绝不是说马鞍山二中已进入“夕阳”之暮,恰恰相反,如今中国和世人上百年的学堂多多,与这些名垂史册的学校相比,我的母校正年青呢。

我是一九六三年秋天进了这所中学。报名后,顾宝琦老师是班主任,他让全班同学依个子高矮排队,我“荣获”最矮学生称号,站在队首。从此,我在这个队列中一直稳居首位,几年的中学里没变过。半个世纪过去了,去年,我去无锡一家护理院看望顾老师,我问老师:“您还认识我吗?”顾老师坐在病榻上满脸笑容:“记得,记得,你是个小个子。”我上中学时个头奇矮,身高不足一米四,严肃地讲是一米三六。这么矮并不是我父母的遗传基因有什么问题,那是适逢我正长个头的那三年肚中只有秕谷菜根,长期营养不良,身体发育懦弱,落得这种身板。国家说是“三年自然灾害”,正让我赶上了,中国几千年历史上常有自然灾难,谁撞上谁倒霉。

因此,别说体育的那些传统竞技项目与我无缘,学校运动场上的单杠、双杠我都望而却步。上体育课时若摆上个鞍马,我也是胆战心惊,从来也没有学会怎样跳跃而过。那年代学校已提倡德智体全面发,我先天不足,体育不达标,我是体育课的差生,拖了全班的后腿,至今还感到内疚。

我的德育也不怎样,初一的同学还系着红领巾时,许多人就写了入团申请书,初二开始,许多同学都入了团,胸前别着一枚金光闪烁的团徽,我们这届只有两个班级,成立了一个团支部。支部书记是我们班的班长钱治洋,他是我小学的同班同学,仅我俩是小学同班同学,按理有这么近的同学当团支部书记,从来也没将我列为发展对象,证明我在政治上是不成熟的。

我的学习成绩也很一般,还有过补考的科目,那时数学课分为《代数》、《平面几何》、《三角》等等,我有一年《代数》期末考了个“丁”,一个假期在家都不敢吱声,开学便参加补考,幸好过了。不然,我留级是毫无悬念的。我外语课也学的不好,那时学《俄语》,任课老师名叫朱春来,他与我同年进入二中,也是一九六三年。若干年我申报专业技术职称时要考外语,我没通过,足以证明我的外语也很差劲。

以上似乎证明我在这所马鞍山极有名气的学校里,德育、智育和体育三方面都有负学校和老师,我很惭愧。

既便如此,我对母校的感情不是“差生”。可以自豪地说,我满腔热情地关注着母校,倾听着她的前进步伐,我会为她的成长呼与鼓!

岂知是我,我们66届初301班的每位同学和我一样,如今我们都是退休的老人,进入老年时代,西阳片片,这才感到生命中有一个港湾是那么的值得我们留恋,那就是母校。在那个特殊的年代里,我们初中毕业了,升学无门,习学无本,滞留无业。如同时针停摆,我们在这墩子山坡的校园里又活生生地徘徊了二年多,我们的初中学业竟然长达五年以上……

我们在这里度过了五年多的校园生活,留存的情怀是那么的清晰。我们在这里度过了五年多的同窗同桌,留存的记忆早已转化成不朽的情感,这份情怀情感让我倍觉珍贵。这份对母校情怀时不时冒出来,顽强啊,顽强地留住那已逝去的时光里,留在校园的记忆里。五十多位同学们的朴质情感,就像老酒一样,越陈越香。

那是时代的情怀,是一群老校友独有的情怀,如今惟有站在母校的《校训》前,惟有与老师和同学面对面时,不用沟通,不用交流,对母校对校友的那份感情如雪球般,越滚越大。我们这个班的同学,如今都是年逾六十奔向七十岁的老人,当年的任课老师都是奔向八十岁的为多。我听说最年长的是夏老师,她是我的学哥郁心求的母亲,当年她是学校的会计。每当遇上老师短信发来,我便兴奋,若有电话,听到那熟悉的语音,我知道,老师仍在关心着我、注视着我。这是一种非“投之以桃,报之以李”的情怀。

这也是时代的情感,是一群老同学独有的情感,这是更深层次的情感,是一个会不老的情感,是一群老同学独有的情怀。没有芳邻的温馨,却有人间的温暖,不是“姻连中表”,也不是新知旧雨的友情。我同学们的情感绝不是稀松平常,也非来去松散,看似是平头百姓老来的见个面,说个话,吃个饭,其实是我青少年那个时代的心灵共鸣,分量不轻。是想拂去岁月积淀的往事,滤出我生命中最值得珍惜的那份情感。我这才悟出:同学间的情感是包裹在旧时的记忆之中,我得善待!

正如国人常说,母校是用来怀念的,青春是用来追忆的,到了我等夕阳黄昏的年头,再回过头看,母校是那么可爱,老师是那样的慈祥,这才是我对初中时代留有的记忆!

母校六十年校庆之际,我一定会回去的!

 
马鞍山二中权所有 Copyright 2010 All Right Reserved
皖ICP备07503095号 技术支持:安徽龙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